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十二月, 2009 起發佈的文章

年終短打

Larry Sultan

我在博客寫訃告實在覺得有點麻木,今年仙遊的各位大師其實都得享天壽,中國人來說是笑喪了。但Larry Sultan的離世實在叫人愕然,始終他還不算年邁,才不過六十三歲,最重要是不像一眾離世大師,臨終前二三十年其實都沒有重要作品生產過,而Sultan前兩年還為以墨西哥非法移民為題材的作品勞力中。還記得不久才跟一位朋友談以一些另類群體為題的攝影計劃,就跟他提過Sultan以美國小電影工業為題的《The Valley》,「The Valley」者,就是加州的San Fernando Valley,那裡很多的中產民房都被那些「四仔」製片商租了作為「片場」,成了「四仔」的好萊塢。

他跟Mike Mandel合作的經典作品,用從各種政府機關搜羅得來的檔案圖片揍合而成的《Evidence》,非常的杜象,59張照片沒有任何解說的情況下展示,要人們反思圖像背後製作者:我們的社會,很抱歉這本書到現在沒有機會讀過,但以他雙親作題的《Message from Home》相信很多人都會認識,也是現在很多另類家庭照片的鼻祖,書的格式固然有Sultan拍攝他父母親的照片,也有很大部份是他撰寫的文章,和跟父母的對話。Sultan父親Irving白手興家,從一個推銷員幹到「舒適」鬚刨公司的副總裁,經濟上的富足,敵不過與妻子不融洽的關係,還有歲月催人的壓力,構成這本書那種疏離的氛圍。書中爸爸曾經就一張自己穿著整齊衣履,坐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照片,因為自己兒子拍攝時叫他收起笑容,說了一些有趣的回應:「當你將來給人家看這張照片的話,你要告訴他們,那個穿好一身西服坐在床上不知所以、滿臉憂心的人不是我,坐在床上的那個是你,雖然我很高興能幫助你的攝影計劃,但這件事我還是想跟你搞清楚。」















Dad on Bed, 1985 © Larry Sultan


「阿爾蓋達會非常願意買你的照片」

我實在替美國的攝影愛好者感到可憐,在公眾拍照受警察刁難已司空慣見,我也報導還幾趟,但攝影師Shawn Nee在洛杉機地鐵公眾場所拍了兩張照片,就被駐地鐵的警察阻隢,小伙子嘴巴硬頂撞兩句,換來搜身扣查達25分鐘,那位警察叔叔言語間不停挑釁,指控他同阿爾蓋達合謀,又恐嚇他會成為FBI的黑名單,以後生活不好過諸如此類,這位警察相信是盡責任所以然,也要體諒他成驚弓之鳥的慘況;還有一點是警察叔叔提及當年倫敦地鐵恐襲,其實是人肉炸彈…

開檯!

我是不懂打麻雀的,正確一點說法是我只懂揍足十四隻牌食糊,什麼番怎麼數我實在不懂。

(以下為普通話)所以今年初期間前輩黃勤帶兄邀我一起「打牌」:辦一份叫《麻雀》的影像誌的時候, 其實我是拒絕的。因為我覺得……你不能叫搞我就馬上搞。第一我要試一下, 我又不想說……一個沒錢賺的東西搞完後加上好多「資助」,那些照片「動L」!很好!很強!很「到」!結果出來讀者一定會罵我,根本沒有這種攝影師,證明這些攝影師都是假的。我說你先給我試一下,後來我也經過證實其餘兩位雀友趙嘉榮、楊德銘都是有個性攝影師,而且大家都不志在有回報。那……那我搞了幾個月……這幾個月下來之後的成果呢……起碼我讀得很舒服。現在呢我每天都在讀!我還給我的「絮語」朋友一起讀, 來!來!來!大家試試看。那我跟雀友們講: 搞的時候就搞,搞完之後這些照片就是我的照片,就不要再去加特別修改,沒有,就是這樣子。我要讓讀者看到, 我讀完的時候是這樣子,你們讀完的時候也是這樣子!

OK,惡搞完畢。《麻雀》影像同人誌正式出臺,暫時在油麻地Kurbrick,灣仔藝術中心MCCM書店和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2/F光影作坊有售。銷售點在增加中,最新消息請參閱我們在Facebook的群組,謝謝支持!

枉少年

前些時候美國年青藝術家Dash Snow因服食過量藥物逝世,死時才廿七歲,不少媒體都用巨星隕落的姿態去報導。這位被吹捧為安迪華荷按班人,從事的都是我們普遍認為是所謂「街頭文化」的作品,塗鴉、拼貼、攝影或錄像等。他最經典的作品莫過於一套叫《Fuck The Police》的作品,裡頭把一些在小報刊載有關貪污警察的新聞報導,然後用自己的精液糊在畫框裡,大家小伙子時候拿來當笑話的奇想,他就切切實實地實行起來。

他的幾位閨中密友包括Dan Colen,和近年也人氣火熱的攝影師Ryan McGinley。McGinley以廿四歲之年就能在紐約著名的韋特尼美術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舉行個人展覽,成為其館有史以來舉行個展最年輕的一位;未滿三十歲就成為國際攝影中心(ICP)年度年青攝影師(young photographer infinity awards),萬千寵愛在一身。McGinley有些人戲稱他為「牛仔褲攝影師」,因為他在差不多同時間為「Levis」和「Wrangler」兩間有名的牛仔褲時裝公司拍攝廣告,觀眾喜愛McGinley的快照作品,就如當年發掘他,前惠特尼策展人所言,是因為照片中的解放和享樂主義,跟流行的時裝文化正正是一拍即合,說穿了不過是商業背後推波助瀾的流行文化。看McGinley的照片,裸露是佔著很重要的一部份,最出現得多的那些瘦弱像是未完全發育,坦蕩蕩的青春胴體,奔走在森林中,感覺有種嬉皮士的味道,因為乾淨俐落,所以就算在一種在同性愛、藥物文化等等不惹人好感的「邊青」題材下,也不會給人有反感的味道,其實就是他不以為然態度的一種糖衣,宣示著如他第一本出版的手作攝影集的題目所言:這班小子並沒問題(《The Kids Are Alright》)。

這種以社會邊緣生活來作主題的攝影作品,亦包括Nan Goldin,她的名作《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都是用著同一種的快照美學,影像描寫了用藥文化、暴力、激進情侶等題材,亦有涉及在八九十年代惹人注目的愛滋病議題,這本攝影集引起之迴響之大可想而知。再數遠一點是現在是電影導演的Larry Clark,他年青時在轟動一時的攝影集《Tulsa》,拍攝他當年在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的老家Tulsa市,他和友儕們在毒品文化裡生活的一群,反映著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