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十一月, 2009 起發佈的文章

願景中的攝影

最近有博客重新審視美國攝影師史丹菲特(Joel Sternfeld)的經典攝影集《美國景觀》(American Prospects,1987年出版),以一個歷史回顧的觀點,找來當年一些新聞剪報,來闡述一下圖片背後的故事背景,例如一些當年在華盛頓州的聖凱倫斯火山(Mount St. Helens)爆發的新聞,配對他拍攝的一對帶著口罩,在自己花園剪草的的年邁夫婦。

史丹菲特不以紀實攝影師自居,更不是監聽警方無線電通訊去追蹤事件發生的新聞攝影師,但這類吉光片羽卻有一種濃厚的歷史文本的味道。此書的英文命名中,prospect有雙關語的味道,也有願景展望的意思,似是提醒觀者攝影是拍攝自美國這塊土地,並且有其自身所屬的文化或歷史脈絡所提供的理解層面。

拍攝《美國景觀》時史丹菲特是典型的「在路上」的作業模式,在七十年代後期至八十年代初駕著他的老爺甲蟲貨van穿州過省去拍攝,在有限的資金下每天只能用他的大畫幅相機拍攝幾張照片,對美國各地普通人物和場景的普遍可能性進行探索,把紀實、公路、景觀攝影的諸多元素整合在照片中,成就了這本近代經典作品。

很多人對《美國景觀》的審視都是從它把新彩色攝影帶入藝術殿堂的角度去評價,或它繼承古典繪畫的畫面結構處理方式等等,相對忽略從歷史宏觀來審視,其實從這方面著手去閱讀是饒有趣味的。

攝影當然不是一定要為歷史服務,或需要與當代時空掛鈎,例如很多沙龍畫意作品,就刻意與時空脫軌,不同年代的作品都有一種共生性,難以解讀照片背後的社會狀態,但其實從很多以往的經典攝影作品,往往能夠尋找到一些受人忽視的歷史脈絡,主要是嚴肅正統的歷史紀實對一些生活氛圍或人民的精神狀態,都很難給人一種一言以蔽之的描述,攝影圖像卻往往填補這些閱讀的空間,《美國景觀》攝影集無論作業模式或思維都深受另一劃時代經典名作,羅伯特‧法蘭克在1959年出版的《美國人》The Americans攝影集所影響,該攝影集對冷戰陰影下時候美國人生活那種冷漠疏離、焦慮不安,提供很多可供參考的門檻。

金融風暴過了一周年有多,但縱觀環球的媒體或各式的攝影計劃中,對金融風暴影響下的生活圖像還是非常貧乏,主要是很多攝影師對具實體形像或場面如天災人禍等得心應手,看上年汶川大地震的圖像多得鋪天蓋地,反過來卻對很多不具實質形像的主題掌握感到無力,還有的是這類經濟活動題材的圖像向來都是欠缺視覺衝擊的一類,很多人對之興趣也不大,現實…

星空奇遇Brian May

沉寂了好些時間,去了一個資訊不流通的國度:我們的祖國,泰半的博客上不到,索性戒掉一下上線的沉瀝,做過小小的「網療」,治療一下我的資訊憂慮。可是這些病基本上是無藥可救,回到香港就故態復萌,已經要迫自己寫寫博去暖一暖身。

最近在衛報的攝影博客碰上一位意想不同的人:Brian May。皇后樂隊Queen的Brian May可以說是我生平第一個guitar hero,始於青年時期對Queen的著迷,一看再看那盒不知拷貝了不知多少趟的溫布萊現場演出的VHS錄影帶。雖然我實在不齒他近年「食老本」食得太過份,但原來他跟我們也是同道中人,喜愛收集舊照片和攝影器材,尤以維多利亞時期的立體照片為甚,他的收藏甚至是在英國來說也數一數二,他也經常把藏品外借給博物館展覽,而數量之多甚至需要聘用一位全職curator去管理他的收藏。

最近他就跟這位curator,攝影史學者Elena Vidal合著了一本叫《A Village Lost And Found 》,是關於十九世紀的一位差點被遺忘的英國立體攝影先驅Thomas Richard Williams的照片,照片裡的鄉村那些被人指過份詩情畫意的畫面,一直被人認為是擺布的虛構場景,Williams沒有為拍攝地點提供任何資料,May就嘗試靠自己個人魅力,和一套Queen的CD作招徠,把其中一張攝有一座教堂的照片中放到互聯網上要求人們提供資料,最後印證攝影地點為牛津郡的Hinton Waldrist,May急不及待開車去求證,發覺經過百多年後除了多了汽車外,其景觀驚訝地和照片描寫的變化不大。Brian May對TRW‧Thomas Richard Williams作品的著迷,是因為他的照片在為藝術而藝術,和為大眾而藝術中間遊走,認為跟自己創作觀,Queen的音樂同一鼻孔呼吸。有時為了要買得 TRW的作品,甚至邀請賣家到Queen的現場演出,這些攏絡手法雖則老套但永遠是最為受落的。

幾個月前到澳門看《凝光擷影——攝影術的發明暨中國澳門老照片》,其中有一部份是把立體攝影照片,用投影方式展現再加上立體眼鏡觀看,把這種原始的觀看歡愉重新演譯後,仍然有叫人摒息靜氣的力量。立體攝影術Stereograph在上世紀後期曾經風靡一時,題材包羅萬有,異國風情、風光名勝、當代時事、小品故事等等,為當時中產階級的消閒玩意,起得快時也跌得快,電影在不久之後又出現了,很快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