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七月, 2008 起發佈的文章

軍艦島

我下一趟到日本其中的一個景點或許會是軍艦島

這個原名叫端島的小島,位於長崎市的海岸附近,因為島上建築物形象加上島嶼看來像一艘軍艦所以稱之為「軍艦島」。那裡曾經是一個煤礦,全盛時期這個小島曾經養活過五千多名的礦工及其家屬,在僅為6.3公頃(即比我們南丫島足足小一半)的土地上生活,堪稱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擁有端島的三菱公司,在島上大興土木,建立很多小型的基建設施來安頓這批礦工及家屬,有住宅民房、學校、體育館、醫院、公園⋯⋯甚至電影院,各式康文設施一應俱全,稱得上為一個「納米城市」,甚至跟我們開發初期設施貧乏的新市鎮比下去。島上建有日本二十世紀初大正年代第一棟混凝土多層建築物,抵禦島上惡劣的天氣。六十年代開始,世界能源主力依賴由煤礦轉為石油,對煤礦需求大減,三菱決定在1974年關閉島嶼,居民亦同年撤走,同一時間亦結束了日本經濟急促堀起的年代。

現在會有一些觀光船去繞著軍艦島遠眺參觀,島上的建築經過幾十年風吹雨打日久失修,都已全變成危樓,所以現在已不容許登陸了。在搜集這個島的資料時,碰上一個叫「廃墟徒然草 」的日本網站,引證了我說過日本人對廢墟的沉溺(詳見舊文),這個網站把其國內各式各樣的廢墟分門別類,例如有廢置軍事設施、煤礦、工場,已荒廢的住宅社區、鐵路......基本上你想像得到的人工設施都已包含其中,甚至網主跑到台灣或埃及旅行時亦不忘拜的會當地的廢置住宅。更甚者原來日本是有雜誌去發堀這些光怪陸離的地方,給大家作為遊樂的景點。

這種因為一個目的而集居,而又消失的地方,與世隔絕,有點像當年國民黨老兵大陸解放後來港聚居的調景嶺,瑟縮九龍東自成一角,又或者是馬安山村住著的礦工家屬,村子還在但當年採礦的老礦工相信已難得在世了。但這些地方規模不能與端島相比,惟有是已拆毀的九龍城寨,尤其是後期十室九空的期間,陰沉詭秘的氛圍,充滿電影感,最適合那些用受致命病毒滅絕人口或喪屍電影等等的佈景設計,電影《大逃殺2》有些場面就是在端島上取景,據悉有個恐怖電玩遊戲也借鑒端島的作為遊戲的佈景設定。

對已逝的事物的懷念,人之常情。至於對頹廢美的追求,極至還是莫過於日本人,文學作品如川端康成的《雪國》也是充斥著頹敗的美感,苦悶哀愁都是「美」的源頭,也可能是小說的江戶情調的忠實反映。還有的對切腹、介錯這類西方價值觀視為毀滅為美麗莊嚴的事物。

最近到過相熟的「社區組織協會」的新展覽「西九樓計…

七月短打

Mastermind 的 X-files

我的腦袋注定是荒廢,數獨我到現在一次都沒有沾過手,兒時的扭計骰狂熱也沒投入過,我只會對相對淺顯的board game如Mastermind感到興趣,無他的,就是因為組合少,難度不高,而且跟scrabble及橋牌是當年學校官方御准的課外遊戲之一。如你知道什麼是Mastermind的話,相信閣下的年齡跟我不遠矣,四個棋子,六種顏色,即只有6的4次方= 1296組合,當然我不會去研究那些六步之內能破解的函數程式,沒有了參與遊戲那種樂趣,更可況我是享受做codemaker,亦即是折磨codebreaker的角色。還有的是當年那個令我摸不著頭腦的遊戲包裝封面。

那個已超過三十年歷史(Mastermind於1973年誕生)的封面是一位蓄有鬍子的西方男士,穿著畢挺的西服坐在椅上,手臂屈曲兩個手掌指尖相互觸及,也就是一個典型「運籌帷幄」的姿態(這些技倆後來我當攝影記者時用之不盡)。旁邊站著一位穿著時髦(以當年來說)東方女子,前面是一面反射著兩位身體的玻璃桌面。最吊詭的是,竟然沒有一個Mastermind這個遊戲玩具的圖像,那時我等黃毛小子疑惑了很久:這是個大人們的玩意嗎?

這種帶有濃烈sex and power的訊息,大概是James Bond熱潮的餘威,那個mastermind可以是Dr. No,或「金手指」。甚至見過有陰謀論者,說男的下身跟桌子上的女士的反映刻意地連在一齊,所暗示的不言而諭,差一點比得上達文西密碼。製造遊戲的生產商在遊戲推出後三十年再度找來當年兩位模特:商人Bill Woodward 和當時在李斯特城念大學的Cecilia Fung,把這個經典圖片再演一趟,那個曖昧的反影巧合地已不復再,但更耐人尋味的是早已嫁作人婦的Cecilia Fung的夫姓是 - Masters!
















品相

竟然可以一口氣看完易中天在中央台主持的「百家論壇」的影碟,幾片DVD好幾十集,易中天為廈門大學教授,以往幾趟到大陸工作深夜時百無聊賴的時候,除了那些隆胸醫性障礙的廣告雜誌外,惟有看這個頭髮燙得貼服,大概連八號颱風也吹不動的髮形的一位先生,繪形繪聲地比很多以前在收音機常常見的章回小說還要精彩,也因為這個節目他就火紅起來,致後來出了《品三國》一書,用「品」而不是「談」「論」或其他,真的可圈可點。很多時人家去評一個攝影作品,不是「好正」就是「好堅」,但是很多時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