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10 起發佈的文章

暫別一下

自己最近進入了一個「調整期」,希望放下一些影像研讀和攝影的工作,空出時間思考一些其他問題,加上未來幾月的工作表開始繁忙,所以索性暫時放下這個我最近都冷待了的隨筆,相信最快要過了今年夏天再跟大家見面。其實停了在這處一些比較深入的八股論述文章外,在CULTaMAP的欄目有言在先,相信仍然會繼續一段時期,「攝人絮語」我亦會繼續插科打渾一下,而我的「剪貼簿」what happens matters仍會繼續。

秋天見!

又是顏色惹的禍

在收費電視偶然碰上「國家地理頻道」的新節目,節目裡把南太平洋島國瓦努阿圖中某小島的原住民,帶到英美兩國去體驗都市生活。撇開其電視頻道,大家都知道「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對各種第三世界文化的探索,都是帶著西方白人本位的觀看法則。這種感覺在世紀初期更為強烈,甚至有人認為根本就是新殖民主義。上世紀國家地理學會雜誌創刊時,殖民主義還沒有人當作壞事。我直覺以為那個節目終於有一次撥亂反正、反客為主的機會,豈料看過一些精華片段,感覺到那些土人最終還是被人「抽水」,都是著墨他們大鄉里出城的窘態。

最近外國攝影圈常爭論的議題,是南非攝影師Pieter Hugo在非洲拍攝的一些照片,引起某些人不安,有趣的是廣大迴響還頗兩極。Hugo為人咎病的是其中兩個系列,一個為西非以好萊塢式電影工業為題的「Nollywood」(見附圖),另一個則是展現靠野生猛獸表演的西非江湖賣藝人的「The Heyna and Other Man」, 認為有矮化他們的嫌疑。有在非洲生活過的博客為他辯護,覺得反對者反應過敏,說這裡畜養猛獸的大有人在,不足奇怪;也有人怪責大家已面對慣溫水煮蛙式的種族歧視,媒體耳濡目染下,麻痹了自己的觸覺;也有人認為搜羅奇怪圖像是攝影師的天性,不足為奇。

我主觀意見是Hugo是出於對異國風情的獵奇心態而已,尤其他江湖藝人此系列,中國人的確見慣不怪,曾是新聞人物的猴子「金鷹」,和以牠作為招徠去售賣小兒疳積散的主人「陳伯」,還有那個飼養牌照鬧出的風波,香港人也應該尚有印象。或者可以說Hugo成了文化衝擊(cultural shock)的犧牲品,不慎跌入優越主義的陷阱。八十年代,意大利時裝品牌貝納通Benetton以種族議題元素帶進廣告,以「United Color」為口號,曾經惹來不少爭議聲音。當時其創作總監兼攝影師Oliviero Toscani不停在廣告玩弄這些元素,挑釁大眾的情緒也是手段之一。過了廿多年,大家對種族議題的討論已頗成熟,Hugo一直生活在南非這種奇特的多種族氛圍下,敏感度卻是不足,也頗奇怪。

攝影術早期,一些攝影師循著人類學角度去觀察異色人種,動機相對純真。例如以拍印第安土著造像馳名的美國攝影師寇蒂斯Edward Curtis(1868-1952),今時今日成為研究印第安人不可或缺的圖像檔案。又或是其作品正在國內巡迴展覽的著名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