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14 起發佈的文章

不再天真的地景

自己作為攝影人,縱然這些日子在個人口味和風格取向上,少不免隨著年齡和日子改變,但我對捷克裔紀實攝影師寇德卡 (Josef Koudelka) 的作品,鍾愛始終如一。

他的照片帶著的蒼涼和孤寂,只此一家。八十年代出版 Exile 攝影集,是他內心世界的集大成; Gipsies 畫面粗獷,情感細膩,則是其飄泊生涯的縮影。而最近寇德卡又有新的攝影集 Wall 推出,主題是以色列在「九一一」後以反恐名義,用來分隔「西岸」 (West Bank) 巴勒斯坦人自治區而建造的圍牆。以巴錯綜複雜的歷史背景是極度敏感的題材,敏感得連近日他在紐約時報的攝影博客裡所作的訪問,簡單低調嘗試將拍攝計劃去政治化,也被苛責作風犬儒。

對於鮮有接受訪問,不太愛闡述作品的寇德卡,這個訪問其實也彌足珍貴(見),對外界理解他個人對攝影創作的理念,是不錯的材料。在該訪問中,他解說了 Wall 這拍攝計劃,並稱這是他廿五年來歷時最長的創作。

或許應該先了解一下拍攝背後的資料。寇德卡這輯作品是他參與一個名為 This Place: Making Images, Breaking Images — Israel and the West Bank 的聯合拍攝計劃而得來的。這個計劃背後的策劃人是法國攝影師 Frederic Brenner 。他一直長期拍攝猶太人,出於覺得近年媒體在以巴衝突中,對以色列的描述有欠公允和立體,他邀請了包括寇德卡在內共十一位在國際間當時得令的攝影藝術家,當中包括 Jeff Wall 和 Thomas Struth 等,參與這個集體拍攝「西岸」的計劃。得來的作品會巡回展出,並出版成書。個別攝影師如寇德卡會特別歸納成攝影集。



這個計劃共籌得三百五十萬美元鉅額資金,當中大部份從猶太人的捐獻者或基金得來。縱然看來像一個以色列的「洗底」公關行動,但 Brenner 聲稱賦予攝影師取材上的自由,也不保證得來的作品能修補以巴間的裂縫,反過來可能會更加深傷痕。

在紐約時報博客的訪問中,寇德卡輕描淡寫解釋這次攝影行動背後的信息,其中把整個攝影計劃以環境破壞的角度審視:
「對於我來說,來自巴勒斯坦或以色列並無分別,我不會因比對你另眼相看。當我離開捷克後人們總問我:「你是否共產黨員?你是不是反共產主義?你是一個無政府主義者?」你怎麼去標籤,對我來說並沒有多大意義。

我們有著這一個分裂的國家,兩幫人試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