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一月, 2013 起發佈的文章

「一代宗師」要上畫了,所以要短打一下

VC


















前些時候在網上看到一個有趣的視頻,由著名汽車節目Top Gear的大嘴巴主持人Jeremy Clarkson主持的紀錄片「War Stories」,內容提及有關大英帝國的Victoria Cross維多利亞十字勛章,Victoria Cross為軍人中最高榮譽的英勇勛章,頒授的要求異常嚴格,就算是二次世界大戰時也不過是寥寥十多人獲得頒授,現時還在世的受勛人還不過幾位而已。Victoria Cross最特別之處,是其外觀跟一般閃耀生輝的勛章有著明顯的不同,顏色是黝黑深沉,一看便知不是什麼貴價金屬。原來她的製作材料是取自一個在十九世紀克里米亞戰爭當中,在烏克蘭塞瓦斯托波爾Sevastopol(舊稱Sebaspotol)跟俄國交戰時,撿獲的一個由俄軍大炮使用過,在中國製造(!)的炮彈,現在這枚百多年歷史的炮彈放在軍方的夾萬裡,每次用多少就取多少。Sebaspotol這個地方,很面羨罷,還記得Roger Fenton的名作《死亡谷》(《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一照嗎?很好奇那一枚炮彈是不是在照片中出現過。

這個故事可能不太攝影,勉強附會的是,搞一枚勛章都要大費周章,賦予一個可能不易為人知的價值,攝影作品也可以這樣罷。謹以此故事送給我那位喜歡收集棄物,常把「每件事物背後都蘊含一些重要的故事」掛在口邊的工作拍檔。


攝影公民

前幾個月時紐約市小報New York Post刊出醉酒韓裔男子被推下地錢路軌,碰巧現場有攝影師拍下被地鐵撞死前的一刻,備受非議,除了是報紙方面應否刊出圖片引發爭議外,更大的爭論在於該攝影師應否去救人而不是去拍攝,不少人甚至誇張得把攝影師R. Umar Abbasi跟當年著名的Kevin Carter事件畫上等號,風波最近好像塵埃落定下來。最近,久未有發功的資深攝影評論作家A.D. Coleman在他博客重提這件事情,批評眾人以泛道德主義去批判攝影師,矛頭更直指美國攝影記者協會(National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道德委員會主席竟沒有支援業界人士,更以個人信仰觀價值去評價事件。Coleman一向夠偏執,難得這次分析夠全分位,其他人鮮有像他去代入攝影師的角色去思考,四部曲論述還差下集大結局,值得一讀。




東松照明(1930-2012)

東松照明在上年十二月十四日走了,訃聞要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