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五月, 2011 起發佈的文章

Richard Prince & Co.

Patrick Cariou作品(左)及Richard Prince的「Canal Zone」(右)

Richard Prince輸了官司的新聞已經差不多被談論得爛了,但我還是想再聊一下,因為這個判決除了惹起討論不絕外,其實影響是頗深遠的,我們認識的一大堆名字,包括Damien Hurst、Thomas Ruff再數到Michael Wolf等,都會有所牽連,結果我也拖拖拉拉到現在才下筆,主要是法律爭議的細節是很煩氣的一回事,自己不才不是版權專家,看著看著頭也大了,也來了一大堆問號。其實這宗官司不經不覺輾轉已經兩年有多,事緣是2009年Richard Prince在美國甚為著名的當代畫廊Gagosian Gallery展出新作「Canal Zone」,裡面作品一如過往「挪用」其他圖像製作人的作品,這一次用上了一位名不經傳的攝影師Patrick Cariou拍攝有關拉斯特法里教論份子「Rasta」的攝影集《Yes, Rasta》裡的照片,Richard Prince被判需要停止售賣並銷毀有關作品。外國藝壇人仕普遍力撐Prince,除了是有「他朝君體也相同」的危機意識,怕會窒礙藝術創作之外,更多的是針對裁決的地方法官Deborah Batts不懂何為藝術,作出不當的裁決。

法官的判決主要針對幾點,一就是Prince的「挪用」不適用於「公平使用」(Fair Use)原則,因為不符合「批判、評論、新聞報導、教學……學術、研究等」的用途,這些全部都需要建基於原作本身的歷史意義,當然「公平使用」這個概念真的可以爭抝到天荒地老都說不清,法官用了多年前美國名波普藝術家Jeff Koons的一個著名案例做依歸,Koons用了一張名信片的照片作為他的雕塑作品的藍圖,這張由Art Rogers拍攝的黑白照片裡的一個男人和女人手抱著一大堆小狗,法官不接納Koons以作為一種諷刺性的創作的申辯,認為兩者「實質相似」(substantial similarity),普通人也能分辯出是一種抄襲,所以判Koons敗訴,除了要賠償Rogers之外,還要將剩下來沒有賣出的作品版本交予Rogers。第二是法官認為Prince的作品創作純粹是出於商業性,在Gagosian展出是為了賺取龐大的收入,法官認為挪用照片並不付合滿足公眾興趣的原因。

Art Rogers的照片「Puppies, 1980」(上)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