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十二月, 2012 起發佈的文章

世界末日後,要冒個泡(又名:做個快樂的盧德)

Who the hell is John S? ©Dustin Shum
冷落了這個博足足大半年有多,在不久前香港攝影節碰上好些新知舊友總會問及一個問題,我這個博怎麼了?為了告訴大家我還沒死掉,在這裡「蒲一蒲頭」,又或如內地用語:冒個泡。拿一兩個擱筆的原因出來交待不太難,其實我並不孤獨,我的google reader列表中攝影師所寫的博客,泰半也進入長期冬眠狀態,大概是因為攝影師寫評論文章太入肉,封了自己後門迫自己走進死胡同,自討沒趣,讀者又不領情,留點氣來暖暖腸胃,感覺來得還要實在。今次不說什麼八股理念討論,說點別的,說說器材好嗎?

我一向很少人家分享器材物料之類的使用心得,主要是自己用的器材都是寒酸到不得了,但作為當代攝影思潮的討論,其實有一部份離不開器具主義上的討論,不錯,攝影本身也不過是工具,跟當廚師用的那把菜刀沒有兩樣,但就算是當廚師,也起碼要考慮用孖人牌或是張小泉罷,這些看來是低層次的決策往往是主導了很多攝影師不少的時間,攝影是機械複製的天性自然要跟機械扯上關係。

這幾個月有點斗轉星移的味道,就單單這幾個月,柯達已經從申產破產保護到現在打算賣掉攝影物料業務,記得破產保護這條新聞一出,我已有心理準備在債務重組中會無所不用其極,總會有些稀奇古怪的點子出來,把品牌光環消耗殆盡,例如推出柯達牌的按摩椅。雖然不算言中,柯達不用去賣按摩椅,但也幾庶近了,賣掉菲林業務,專注在沒甚油水可言的打印機業務,可見得是那個從HP跑過來的CEO的爛點子。

柯達就算售不出菲林業務要把它關掉(雖然可能性較低),也有其他生產商的產品頂替,但只會是愈來愈貴,現在膠片市場,是所謂的niche market,而且還在不斷萎縮,早晚也要面對沒有銀鹽物料的一天,現在很多人包括我都是當一日和尚打一日齋的心態,現在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某廠某品種的膠卷的消息,就算十二月廿一日那個瑪雅曆的世界末日來臨前,心已死掉好大半。我從念書到現在的創作媒介還是用傳統感光物料,背後並不是有什麼大道理,簡單一句,如果數字/數碼攝影媒體能在表現、儲存、性價比等等方面能令我無後顧之憂,叫我能有足夠能力去控制自如的話,我大可說聲「Fxxk the films!」 ,可惜還不是時候。

但其實更致命的是電影工業一面倒數字化,那個其實是更龐大的市場,比硬照攝影來得更快更狠更徹底,3D電影更是蓋棺的那口釘。稍為眼利的朋友,問一問自己上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