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軍艦島

我下一趟到日本其中的一個景點或許會是軍艦島

這個原名叫端島的小島,位於長崎市的海岸附近,因為島上建築物形象加上島嶼看來像一艘軍艦所以稱之為「軍艦島」。那裡曾經是一個煤礦,全盛時期這個小島曾經養活過五千多名的礦工及其家屬,在僅為6.3公頃(即比我們南丫島足足小一半)的土地上生活,堪稱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擁有端島的三菱公司,在島上大興土木,建立很多小型的基建設施來安頓這批礦工及家屬,有住宅民房、學校、體育館、醫院、公園⋯⋯甚至電影院,各式康文設施一應俱全,稱得上為一個「納米城市」,甚至跟我們開發初期設施貧乏的新市鎮比下去。島上建有日本二十世紀初大正年代第一棟混凝土多層建築物,抵禦島上惡劣的天氣。六十年代開始,世界能源主力依賴由煤礦轉為石油,對煤礦需求大減,三菱決定在1974年關閉島嶼,居民亦同年撤走,同一時間亦結束了日本經濟急促堀起的年代。

現在會有一些觀光船去繞著軍艦島遠眺參觀,島上的建築經過幾十年風吹雨打日久失修,都已全變成危樓,所以現在已不容許登陸了。在搜集這個島的資料時,碰上一個叫「廃墟徒然草 」的日本網站,引證了我說過日本人對廢墟的沉溺(詳見舊文),這個網站把其國內各式各樣的廢墟分門別類,例如有廢置軍事設施、煤礦、工場,已荒廢的住宅社區、鐵路......基本上你想像得到的人工設施都已包含其中,甚至網主跑到台灣或埃及旅行時亦不忘拜的會當地的廢置住宅。更甚者原來日本是有雜誌去發堀這些光怪陸離的地方,給大家作為遊樂的景點。

這種因為一個目的而集居,而又消失的地方,與世隔絕,有點像當年國民黨老兵大陸解放後來港聚居的調景嶺,瑟縮九龍東自成一角,又或者是馬安山村住著的礦工家屬,村子還在但當年採礦的老礦工相信已難得在世了。但這些地方規模不能與端島相比,惟有是已拆毀的九龍城寨,尤其是後期十室九空的期間,陰沉詭秘的氛圍,充滿電影感,最適合那些用受致命病毒滅絕人口或喪屍電影等等的佈景設計,電影《大逃殺2》有些場面就是在端島上取景,據悉有個恐怖電玩遊戲也借鑒端島的作為遊戲的佈景設定。

對已逝的事物的懷念,人之常情。至於對頹廢美的追求,極至還是莫過於日本人,文學作品如川端康成的《雪國》也是充斥著頹敗的美感,苦悶哀愁都是「美」的源頭,也可能是小說的江戶情調的忠實反映。還有的對切腹、介錯這類西方價值觀視為毀滅為美麗莊嚴的事物。

最近到過相熟的「社區組織協會」的新展覽「西九樓計色」,是上一年「活在西九」的延續篇,今年「社協」找來一棟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深水埗舊唐樓,恰巧是當年國學大師錢穆、唐君毅、張丕介等來港設立「新亞書院」的原址,故也找來中大新亞書院合辦,當然亦少不了社協的「街坊」故事。在充斥著各式展品的舊樓空間,彷佛嗅得到故人的氣息,閉上眼我想像到家裡的各式陳設,我努力擺脫腦海浮視的軍艦島的影像,專注展覽訴說的故事,可見到很多在場的攝影愛好者已擺脫不了頹廢美的「魔咒」,只顧著拍攝那個古老樓房殘破的景象和事物,大概已容不下深水埗的人、物、情。













© SAIGA, Yuji,雜賀雄二

留言

匿名說…
知道你離開了新聞攝影
我才剛剛開始從事這個工作
開幕西九樓計色開幕那天看見的應該是你
可又不肯定,所以沒有向你打個招呼
喜歡你的文章,加油
lawman說…
軍艦島很熟口熟面,果然是在大逃殺中出現過。我很喜歡那些destruction的東西,但香港很少這樣的建築。

桂林街那個展覽會我看了報紙之後去看。可惜當日空無一人。反而映了不少破舊唐樓的相片。不枉一行。
Fotopiggie說…
匿名:謝謝!我的確是有到開幕禮(雖然今次沒有參與),躲在一旁,下次見面給我打過招呼喇。離開業界才不過是兩三個月而已,那天就看到幾個新面孔,也是好事。好好享受新工作的蜜月期,你也加油!

lawman:下次可以打電話到SoCO予約導賞團,除了帶你們去參觀展場外,還會帶你們探訪那些在書中提及的街坊老店,到八月十日還有時間呢。
匿名說…
剛剛看到Asahi最新報道,軍艦島被列入日本國內暫定推薦名單. 看來如你所說, 日本人真的對廢墟有一種沉溺.

阿木
匿名說…
忘了說是世界遺産

:>
阿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