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王晶化

大概是「長江七號」的效應,農曆年間電視台大量番炒周星馳舊作,包括每年必備的《唐伯虎點秋香》,不看不看,還是被那些熟悉的橋段和笑位征服,心裡有數,這些電影都是過年的美點雙輝,但求一個開開心心喜氣洋洋的過節佳品,跟老外所謂「sunday matinee 」同出一徹,要深層解構星爺,留待國內的作者和影迷。開始有點懷念「一分鐘一細gag,三分鐘一大gag」的王晶式密集笑話年代。最近收到書介,談到Joan Fontcuberta出版的新書《Deconstructing Osama》,閱後竟然覺得有點兒王晶。

Fontcuberta一向作品是顛覆攝影作為真實記錄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詳情請參考前文《造假有理》),Osama者,本拉登的名字,這一趟給他「惡搞」的對象,正是阿庫汗恐怖組織阿蓋達。Fontcuberta今趟扮演的是一位叫Dr. Fasqaita-Ul Junat的武裝份子高層,是本拉登的副手。卡塔爾一間新聞社的兩位記者Mohammed ben Kalish Ezab和Omar ben Salaad,「揭發」了Dr. Fasqaita-Ul Junat原來是一位歌手、一個阿拉伯電視台肥皂劇演員,也替「麥加可樂」做過代言人!這個點子有點像差利的《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中找猶太理髮師頂包國家元首一樣。《Deconstructing Osama》正是這兩位記者的「報導」,當然如以往一樣是造假的。聽過了故事大綱後,差點以為這是好萊塢的一齣B級喜劇,Fontcuberta照例扮鬼扮馬,包括那些粗糙的竄改技巧,把自己加插在與本拉登的合照,還有是全書文字是阿拉伯文,我也不清楚是真字還是dummy,擔心Fontcuberta學了大美的那一套,會拿人家的文化開玩笑。

有點兒覺得Fontcuberta玩火了,在阿蓋達頭上動土沒問題,只是不小心掉進種族主義或回教禁區的灰色地帶,或許落得如《撒旦詩篇》作者拉什迪般下場,被激進回教組織下追殺令,險些小命不保,那就糟了。兩位記者的名字原來是著名漫畫《天天歷險記》(Tintin)的小角色,本來想幽大家一默,可《天天》誕生於殖民主義年代,現在讀來可能有政治不正確的地方,英國的「種族平等機會委員會」(Commission for Racial Equality)較早前把《天天》認定為種族歧視漫畫,這樣掛鉤對他來說可會是個負慮。越界是藝術家生命的一部份,當然很多時候自己成了暴風眼,是人家找你麻煩,但如美藉攝影師Andres Serrano的《Piss Christ》,照片中的基督像泡在Serrano自己的尿液中,在一片非議聲中展出作品,這當然牽涉到言論自由或藝術表達自由,但可以肯定的是作者本身刻意去燃起這個火頭。Fontcuberta就算沒有挑起事端,可是阿拉伯世界一向對媒體投影的民族形象極為敏感,他對這個攝影計劃的回響一定不能掉以輕心。

我還未真正讀過《Decontructing Osama》,當然不可以斷然定論,但從整個計劃看得出,正如我之前所言,極其量是一種「惡搞」,很難昇華到另一層次;我說到看《Osama》有看王晶電影的感覺,並不是說Fontcuberta如王晶電影的是「入屋」的東西,我相信在香港知悉他名字和作品的人不多,我不小看王晶,我常常覺得電影節的「焦點導演」總應該有他一份兒,只是精裝厚真皮封面華衣下,我只會期望為求一笑而不作他想,其實這趟作品不是膚淺之作,變得「王晶化」歸根究底今次手法實在不夠高明,叫人有點失望。











「Dr. Fasqaita-Ul Junat」賣「麥加可樂」廣告......「Dr. Fasqaita-Ul Junat」是假的,Mecca Cola是真的......

留言

Alex說…
看來這本書很有趣。謝謝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