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晨曦

「正生書院」事件最近鬧得熱烘烘,我固然為同學們難過,亦為梅窩居民被煽動感到可悲,為政府隔岸觀火感到憤怒。以往工作時候也有機會採訪過「正生書院」,那種感覺是似曾相識,其實我大學時的畢業習作,就是以「福音戒毒」為題。

我探訪了兩家福音戒毒的機構,一個是規模比較大的「互愛」,喜好行山者一定認識他們在西貢浪茄的福音戒毒村;另一個是比較小的「晨曦會」,他們在西貢的伙頭墳洲設立一個福音戒毒中心,他們稱之為「晨曦島」。

那時的「晨曦島」物資比現在的「正生」還要貧乏得多,建的都是簡陋不堪的屋子,因為沒有電力供應,他們要使用自行設立的柴油發電機,所以晚上只能有限度亮燈,而且他們沒有雪櫃,只有一個用來急凍的冰箱,每天在用有限時段的電力下把食物急凍,其餘沒有電的時間只有望天打卦食物不會變壞好了;沒有石油汽或煤氣,平日就是要從山上撿柴木或人家棄掉的木製貨箱,那不是什麼石器時代,時為不過是1994年。

還記得當年我在「晨曦島」許可下住上了一星期有多,跟一班和我當年差不多年紀的朋友們朝夕相對,他們當時不像「正生」般可以提供比較正規的課堂教授,每天的時間過得簡單得可以:運動,下田、放羊(不錯,他們養了幾頭羊)、做飯、讀聖經,祈禱。沒有宗教信仰的我就趁著他們讀經的時候看看書反省一下自己,老實說如果沒有這些機會的話我也懶得會做。晨曦島與世隔絕,沒有物質誘惑下,伙子們心境都寧靜,在那裡都活得健健康康,都長滿了黝黑結實的肌肉,間或見到新進來的弟兄,那種蒼白迷惘、瘦骨嶙峋和他們成了一個很大的對比。

寫著寫著一幕幕叫我難忘的畫面不禁浮現出來:在架著十字架的山上看美麗的日落、晚上看著繁星、大伙兒偷偷地架著火水爐弄米粉作宵夜、伙兒們平日肉帛相見相互捉弄大家、吃著他們每天午餐手做麵條的那種美味、新來的朋友受不了嚷著要走被其他弟兄相勸的場面……

拍攝這輯作品時都花了很大氣力去抑壓自己的偏見,我以前的鄰居跟我同齡的兒子也是一個隱君子,毒癮來的時候什麼也幹,也當過好幾次「飛天擒蟧」偷偷潛進我家和鄰居偷竊,我一家人固然氣憤,但卻是傷心居多,因為我們跟他的爸媽都是屋邨建好就搬進來,感情一向很好,同樓的小伙子們都是一起長大,後來也像那些老掉了牙的誤入歧途故事,氣死他人品甚好的父母,後來他偷竊罪琅璫入獄,家人也搬走了。

那時也有為那班弟兄拍過一些拍立得肖像,上面有一些他們的感言,這些我現在還好好的收藏,有幾會再為大家分享。其實沒有把太多那時拍過的照片用電腦掃描起來,現在在硬盤中搜尋得來寥寥幾張低像素的檔案,也夠把我帶到十多年前的時光之旅,謹用這些照片祝福「正生」學生,祝福那位鄰居,最重要是祝褔相片中各人生活豐盛美好。

All photographs © Dustin Shum















































留言

Bobby說…
一輯拍得非常好的作品,比我上星期拍正生好得多。有沒有想過在北京奧運期間拍的沒有了類似的 feel ,而著重了 form?
cw說…
94年已經拍得咁好,真利害!
傅小偉
Fotopiggie說…
謝謝兩位!

Bobby: 十幾年的蛻變很難三年兩語在這裡交代,況且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題材,兩個系列取態也不同,一個是典型人道主義,一個是宏觀的社會現像,其實光影作坊的孫樹坤在策展人手記寫的都庶近了,著重了"form"是事實,是用來減低感性的投射,作為一種抽離的手段。謝謝你提出的問題,有機會見面再聊!
司馬十一說…
雖然是十幾年前的作品,但張力仍在,感動依然,這不就正是攝影的意義嗎?
真的,我是動容的!
說…
用實踐去記錄-再用記錄去實踐-
Blues Wong說…
I remember this portfolio!

Rings a bell to my faded memories of social documentaries done by Poly U students long long time ago...

You are absolutely influenced by Josef Koudelka!

Blues
Fotopiggie說…
司馬,騰:謝謝!

Blues:You are right! Koudelka was HUGE for me at that time.
李寶山說…
拍的十分好說
Fotopiggie說…
李寶山:謝謝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