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沒有圖片的VIIIIXVIIV

好友葉七城在自己博上新貼有關《頤和園》一片文章被新浪封殺,才猛然醒覺又是一年一度審查機構做事的時候;接著深夜跟一個內地好友為六四觀點吵起來,傷了和氣。人一靜下來,忍不住拿了著名新聞攝影記者Peter Turnley和David Turnley兩兄弟拍攝六四事件的攝影集《Beijing Spring》翻看一次,不想回憶,未敢忘記,不期然讓我陷入深深的沉思。

令我想起自己也有過熱血的年代,很難想像我自己是那種自己造橫額,自己拿上街喊口號的人。八九年我還是過剛剛進大專院校念設計的小伙子,縱然那時已酷愛攝影,我的早熟思維告訴我不甘做一個「見證者」,要當一個切切實實的「參與者」,所以好幾次遊行我堅拒帶照相機,縱然沒什麼家國情懷,卻盡情把投放北京那群只比我大一點點的學長們的希冀,好好呼喚出來。八號風球下宣布戒嚴,一眾小伙子跑到前新華社對出的皇后大道東坐下,喊著支持學生的口號,讓兇湧成河的雨水在自己的褲管裡翻滾著,那種感受現在仍歷歷在目。

慘劇發生後,大概是少不更事罷,我好一段時間活得消沉,久久不能自己,價值觀一時間不能好好重見,甚至是本來要繼續的學位課程都放不上心,索性出來當一位攝影記者,做一個旁觀者,把我的性格重塑了不少。這廿年來,除了一兩次要上班的關係,我一定不會缺席燭光晚會,找一個後方沒有鎂光燈的位置,靜靜為那些學長好好哀悼。除了上年有位海外朋友語重心長地叫我透過電郵帶給他一些維園燭光,我一直放下相機,所以別人叫我提供六四圖片,很抱歉,沒有。

當年坊間出版有關六四的圖文結集很多,廿年前慘劇影像的吉光片羽,現在我手上只有聊聊三兩本發黃的圖片集來回顧,除了《Beijing Spring》外,還有當年由黃勤帶兄親手送贈他在學運期間拍攝的《廣場的日子》和一本由一位本地知名攝影師化名「阿田」出版的《呼聲》小書,是香港民眾遊行照片和軍隊鎮壓的電視畫面擷取成圖片綜合起來;這一堆書一直以來不太願意翻看,因為實在是很痛苦的觀看經驗,尤其《Beijing Spring》後三份一血的記憶,不期然想起自己當年獲知血腥鎮壓消息後那種無底的茫然。

雖然早了一點,還是想跟大家說:今年六四,維園見!










David and Peter Turnley《Beijing Spring》











黃勤帶《廣場的日子》












阿田《呼聲》

留言

Penny說…
黃勤帶先生那本《廣場的日子》實在是看得人很激動,但可惜就是絕版了。

有時候覺得,當年出版的書和電影都絕版了,對於我們這些八十年代尾出生的一代,實在是可惜再加可惜...
Lit Ma說…
突然想起去年某某飛向那奧運聖火炬和這些微微不息的燭光。相比下,那些歡呼使人心寒。瞎了眼的人。可悲!
Edwin說…
國內有心人用羅馬數字來表達對八九六四的紀念可以理解, 在香港我則總覺得有點自我審查的樣子, 好像已經不敢明刀青槍說出來了. 當然也可以理解為對國內同志者的支持吧.
Fotopiggie說…
Penny: 本來我預期六四廿週年有鋪天蓋地的活動,或一些圖書出版,但現在都不見得太多,可能時間尚早,據我所知《廣場的日子》其實曾想過再版,可能因為亦有我這個錯覺而作罷。

Lit: 其實奧運火炬的精神本身也是神聖罷,只是可惜被騎劫了。

Edwin: Huh?自我審查?我真的沒想過,內文都有六四字眼明刀明鎗,已預料內地看不到這篇文章(應該說Blogspot在內地都不易連接),只是很喜歡羅馬數字的圖騰味道,甚至我覺得將來會變成悼念六四的代表圖案。
Penny說…
從一位前輩口中聽過其實黃先生有意想再版,也有在做相關工作,但重點是黃生有一些東西在考慮,例如再版是否只能做到跟koudelka 那本一樣...
Edwin說…
我說的是studium, 不是你的punctum. VIIV的出現當然與中共的查禁有關, 最近七城在新浪網大玩數字遊戲的blog文就是例子. 我所見到的是說到爛了的溫水煮蛙現象, 大家不知不覺間把身體塗得愈來愈紅了.
Fotopiggie說…
Edwin: 捉錯用神,對不起。謝謝你語重心長的留言!(估不到要驚動巴特......)我明白你的感受,其實這個符號難得在一些對六四不求甚解的年青一輩流傳,如果能引起他們對六四真相的探求,也不是壞事,總好過陳一鍔之流那些廢話,那是真正的溫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