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背後貼龜

美國總統選舉日子漸漸白熱化,本來選情的激烈議題,不多不少被金融海潚和那七千億美元的救市方案所掩蓋。而在攝影圈子的熱門話題,一定走不開肖像攝影師Jill Greenberg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John McCain的恩怨情仇。話說忠誠民主黨支持者Greenberg受《The Atlantic》雜誌委約拍攝麥凱恩肖像作專題故事,Greenberg在那十五分鐘的拍攝過程中拍攝好那些典型英雄氣魄的造像後(見開首附圖),再把他帶到另一個燈光擺設再作拍攝,她放了一個用來拍攝人像的beauty dish(即能制作出圓形光環的配件)開啟了造型燈,在一個訪問中Greenberg談到她知道麥凱恩大概認為這個beauty dish就是拍照所用,但冷不防拍攝時其實是他下面一個閃光燈被觸動,造成我們俗稱「兜底」光或「恐怖光」的效果,拍出來的照片自然陰森可怕,麥凱恩和隨從都蒙在鼓裡,Greenberg在訪問中也帶有嘲笑成份說他的隨從「不夠老練」(not very sophisticated)。Greenberg自然地把英雄氣魄的那一張交給雜誌作為封面,而那張恐怖化的,就在電腦加上了各式各樣塗鴉,例如其中一個張開血盤大口,滿口獠牙的怪物,標題裡他說自己是一個嗜血的好戰者(I am a blood thirsty warmongerer.),有張照片裡有猴子在麥凱恩頭上撒尿,然後放到自己的網頁裡發表。

Greenberg並不是如大家所料,因其缺乏職業操守一面倒的受到遣責,將客戶對她本人的信任押下賭注,亦有人持著藝術自由的旗幟為她護航,認為她已滿足客戶《The Atlantic》委托拍攝後,所作的拍攝皆為她的自由。護航者大概忘掉麥凱恩是因為與《The Atlantic》的互信關系才答應拍攝,《The Atlantic》聘用Greenberg相信是窺準她那些「蠟人化」的燈光和修圖手段,而她在訪問不諱言刻意不修圖讓他臉孔難看的地方一覽無為。她要「創作」自己的塗鴉作品舒發自己的政見,這個自由是無容置疑,大可到圖片庫購買麥凱恩的圖片來做藍本,而不是借助自己的客戶使個方便,把客戶一併拉下水,在職業道德上實在是不負責任的行為,還有的是所引發的漣漪效應亦觸及其他同業,攝影師和被攝者互信關系受到挑戰。

明白美國政見壁壘分明,尤其藝術工作者對「右」的共和黨極其反感,最近一班攝影師捐出作品拍賣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Barack Obama造勢,可以用星光熠熠來形容之,其中不乏我們熟悉的攝影師史丹菲Joel Sternfeld, 梭爾Stephen Shore, 索夫Alec Soth,Jim Goldberg,Wolfgang Tilmans, Todd Hido......所籌得的款項礙於聯邦法關系不能直接為奧巴馬籌募競選經費,但亦會送到一些積極支持奧巴馬的組織,變相為他造勢。這些藝術界「頂」政壇明刀明槍的行動在老美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可憐連已故著名人像及時尚攝影師阿維東Richard Avedon也被人拉下馬,拿他的作品跟Greenberg的作比較,阿維東的造像無可否認是有矮化權貴的動機,令他們跟其平民百姓造型(尤其是在《In the American West》的鄉巴佬)看來別無異樣,固然阿維東亦有一些「古惑」的招數令這班權貴名人放下身段,據聞他在按快門前故意踏到他的貓咪上面(!),來分散被攝者的注意力。但他出於一個「眾生在我照片裡皆平等」的創作理念,跟Greenberg的政治中傷要刻意令被攝者蒙羞,實在拉不上邊。

最近她把麥凱恩的照片在自己網站撒掉,但平息不了這段風風雨雨,她的經理人圖片社終止了和她的合作關係,她最近也收到死亡威脅,迫著她要把自己的工作室關閉,並要僱用私人保鏢。

我對Greenberg那些經過大量photoshop改動的小孩哭啼著或猴子的肖像沒有太大的喜好,我本人很難將這趟舉動說成勇敢,最重要是並不高明,只能像小學生在老師面前還恭恭敬敬,待他別個臉後就往背後貼個龜,況且那些被篡改的麥凱恩肖像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突出的藝術成份,我相信他日總統名花有主之時,眾人離開這個政治旋渦後,對她這系列作品會有更公正評價。














Greenberg的原作照片















經修改後的作品















其他被修的照片

留言

Edwin說…
謝謝你的報導, 我倒是完全不知道這事哩.
Fotopiggie說…
別客氣!你真的很早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