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四川汶川大地震的驚悚畫面這個星期一直充斥著整個腦袋,還有的是那一個個令人心碎的故事。這次災難我感受特別強烈,十幾年來今天終於能夠脫離一個媒體/新聞從業員的角度,用一個純局外人的身份去審視整件事,其實亦少不免為一些在現場採訪而又認識的新聞界朋友同業擔心。令我想起《論攝影》(On Photography)中宋塔(Susan Sontag)提到的一點,就是如果你本人沒有道德或意識形態觀點的話,這些悲慘的影像對你是起不了作用的,只會被視為不真實或缺德的情感震蕩。今天用一個中國同胞身份去看待這一批影像,已經不能超脫情感的介入,這些哀鴻遍野的影像,深深擊中了我久違了的淚腺。

宋塔寫作一向針對著各式各種人禍戰爭的影像,是典型的反戰分子,正如她的遺作《旁觀他人之痛》。對於天災或自己同胞受苦始終沒有受過切膚之痛的體會。宋塔在2004年末逝世,沒有見證過2005年颶風卡特里娜的災難,沒有看到自己國家同胞受著美國近百年最糟糕的天災(加人禍)蹂躪,她的作品態度,相信會因此有一定的轉變。

願逝者得到安息,生者得到慰籍。請繼續支持各項救災工作

留言

Nina說…
说来惭愧
这篇文是我第一次从头到尾仔细看完...
下午没事情
又不敢看灾区画面
在翻的居然也是Sontag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