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古董重溫: 玩具

我要宣布我終於買了一台數字抓拍相機。

很多人對我作為專業攝影師竟然沒擁有一台數字小型照相機感到訝異,我一直找不到一個非買不可的理由,最接近的一個是:要為自己多買一件玩具而已。對,相機很多時候對我或大家而言是一件玩具,或者是逗自己開心的方法。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有一篇有名文章叫「玩具的哲學」(A Philosophy of Toys, 1853)就說明了玩具是用來構成一個微縮版的成人世界,由「煮飯仔」,大富翁到玩具鎗都如是,小時候會玩那些藏著噴水鎗的照相機,戲弄人之餘不就印證照相機是武器的想法嗎?(一笑)

攝影器具玩具化是一直演變出來的趨勢,現在小型的數位相機根本已不像十年前我們心目中的相機,變得更講求設計美感,盡量剔除「器具」的意識而更強調為一種「身外物」,其實不是單單是現在相機器具玩具化,而是整個攝影行為也遊戲化,攝影作為消閒活動古往有之,以往沙龍活動都是律師醫生等專業有閒階級的活動。但作「戲」者則是近年多見,傳達訊息也許變得不太重要,我在「五一」長假在旺角擁擠的行人專用區經過,除了有各式「美」少女幫手促銷新鮮的電子產品,四周簇擁著的都是拿著全副武裝的照相器材的業餘攝影發燒友,在悶熱的天氣下無不大汗淋漓,我也替他們叫苦。可以想像這一班花鉅資買手上的器材的發燒友,平日很難找到渠道去宣泄拍照的欲望。如果用波特萊爾的說法引申出來,上述一眾甘願「貼錢買難受」的發燒友,買的「玩具」就是希望建構一個「專業」的虛擬世界。我等靠攝影掙一口飯之輩看到,除了苦笑幾下「專業」被浪漫化的行為外,笑也笑自己一份兒,都中了相機商家的設下的陷阱,說到底相機很多時候也不過是「過過手癮」的玩具而已。

(原文上載於06年6月)

後記: 大概是年尾發花紅,加上經濟大好,最近大家都嚷著要買照相機。而我卻是眾人的《選擇》月刊,但每每澄清自己對器材市場其實不甚了了時,都換來一副副疑惑的樣子。我常對他們直言,各品牌相機質數之差異,比品牌在你心中的效應顯得微不足道。上文所說的「玩具」我現在還在使用中,可以告訴你那是一次錯誤的選擇,大家滿意了罷。











如只是過過手癮,可考慮此款Bob the Builder的玩具照相機,因為它設有:
  • A realistic shutter sound and flash
  • A pretend lens that twists and clicks
夠用!

留言

lawman說…
很想知你買了什麽snapshot機?我現在用ricoh GX100 for snapshots。事實上我覺得細DC使我focus在攝影感覺上。拿dslr太多東西要顧,反而缺乏攝影感覺。

森山大道曾說他用了一台Ricoh輕型相机作拍攝。用了15年之內。我覺得dslr反而不合我風格。
Alex說…
資本主義商品化的力量,無遠弗界。
Fotopiggie說…
哈,那個DC是林嘉欣小姐代言的品牌,第一代有廣角鏡頭的小DC。雖然影像質數跟我預期遠了一點,但出門旅遊,社團宴會,交際應酬,壽延喜酌,夠用!(結尾話其實是借用某平價無線電話網絡「兔仔台」的宣傳手法,用很少的月費,給你不多不少的通話時間,專攻銀髮(長者)市場,最重要的一句口號是:「夠用!」,買照相機也該如此罷。)

作為工具,最重要是能隨心所欲,所以小DC或DSLR根本上沒有分別,lawman兄覺得順心便是了。至於森山大道,我是有話說的,但今天抱恙休息,有機會再談。
lawman說…
很期侍你對森山大道的看法。他在國內及台灣都有很多人討論。森山大道及荒木經惟都是我學習的對像。

保重呀。I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r replies.
Alex說…
Happy Chinese New Year to you.
Fotopiggie說…
謝謝,也祝你新年快樂!